新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新笔趣阁 > 反派觉醒剧情后,和被主角拐走了 > 秦狗表白(有)车库摸b

秦狗表白(有)车库摸b

    等时间差不多,唐禹就跟方志道别了。

    方志坐在包厢看着他们的背影疑惑:“他们两个人为什么怪怪的,唐禹能把人带过来不是间接性承认谈恋爱了嘛,怎么刚才还不认呢?”

    徐继然搽干净手,走过来把方志像抱玩偶一样抱在怀里:“你这位唐少生意场上确实是个高手,感情上有点…迟钝。”他用了一个委婉的措辞,没忘记夸奖方志,“不过你也没做错,或许今天还算是帮了他们一把呢。”

    “我也是觉得,让唐禹一只单身狗来见我们太惨了嘛。”

    方志没骨头的窝在他怀里,似懂非懂,突然他想起什么一个鲤鱼打挺,做起来自言自语道:“我好像忘记问他了。”

    “什么?”

    “没事吧。”方志想了想又摇头,重新缩进徐继然怀里。

    之前方志在酒吧里找那个经理问秦启这个人的时候,经理很明白的告诉他,酒吧里侍应生压根没这个人,他那个时候只以为是哪个像攀龙附凤的像攀上唐禹没太在意。

    本来是打算告诉唐禹,一直没找到机会,时间长了他都快忘了。

    不过……唐禹应该是知道的吧。

    地下车库,唐禹闷着头往前走完全没有要等秦启的意思,直到他快要打开驾驶门的前一刻,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他身后响起,紧接着他被紧紧的锢在一个宽厚的怀抱。

    “秦启唔…”唐禹小声惊呼。

    细密轻柔的吻不断的落在他裸露出的脖颈上,男人粗重的呼吸声贴着他的耳根,他的耳垂被含在嘴里,牙齿轻咬。

    耳朵实在是敏感,唐禹推了一下秦启,奈何秦启一身牛劲他纹丝不动。

    “秦启!你干什么?”唐禹不敢大声呵斥,只能压低声音。

    车库太空旷,声音大点就会有回音,虽然他们现在被遮挡在黑暗里,车库里也不是完全没人,要是被人发现了传出去,他唐禹的面子往哪里搁?

    唐大少欲不可耐,和小情人在车库搂搂抱抱?

    唐禹想想就眼前一黑。

    “阿禹…”秦启贴着唐禹轻声叹,“我好开心。”

    唐禹耳朵一麻,热意不断从耳根传来,想下意思的躲开,奈何躲无可躲。

    秦启干什么叫的这么……骚。

    “你有病?”唐禹偏头尽量远离他。

    “阿禹今天带我出来见朋友了,我是不是可以认为阿禹心里有我了呢。”秦启的眸子在黑暗里发光,像是某种紧盯着猎物的猛兽,但他黏糊的蹭着唐禹只能是只粘人的大狗。

    “吃个饭而已,你少自作多情。”唐禹眼神闪躲,可全身上下就嘴最硬。

    他确实在感情方面有点迟缓,但又不是傻子!

    刚才出包厢前的一瞥,方志和徐继然那粘在一起的样子他还有什么不懂的?

    唐禹已经很久没有去想过的剧情了,秦启在他这里已经完全从里的一个符号脱离成一个生动的人,把这两者完全分开,再让唐禹理所当然的报复秦启,唐禹当然做不到。

    所以唐禹在意识到这点后,心里别扭又尴尬。

    他想对第一次见到秦启做的侮辱人的事道歉,可每次秦启面对他都是一副不要钱的粘人样,让唐禹无论如何都没发说出口。

    只能给他打钱了。

    唐禹自己都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会把秦启一直留在家里。

    一个天菜,他不吃,就放家里当保姆,哎就是玩~

    以前他还能装糊涂。

    直到今天,方志那傻子近乎是直白的话,狠狠掀开了唐禹给自己的遮羞布。

    他一直放任逃避的如今开始摆在明面上了。

    就像是秦启说的,他对秦启有感觉了,不仅是对那张脸。

    秦启从胸膛的震出几声闷笑,他用头蹭蹭唐禹的脖颈说:“对对,是我心里有阿禹,是我对阿禹不可自拔。”

    “是我想当阿禹的小狗。”他满足的眯起眼睛。

    唐禹一时无语,尾椎骨突然被一个滚烫坚硬的东西隔着,他懵了一会,随即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咬着牙道:“你变态吧。”

    上一秒还在告白,下一秒就开始耍流氓。

    秦启老流氓一样挺腰,手不安分的伸到唐禹下面,笑了:“阿禹,你也硬了。”

    唐禹浑身一僵,秦启伸进裤子里握住了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半硬的阴茎,带着薄茧的手握着柱体缓慢撸动,顶端流出透明的粘液,食指抠挖前端的马眼。

    “哼…”身后的臀肉被隔靴止痒的顶弄,前面的重点部位被人捏在手心里,唐禹咬着舌尖,压低声音一双眼睛泛起水光,恨恨的盯着他,嘴里的声音软了下来,“不都怨你,王八蛋。”

    唐禹骂的实在是没什么攻击性,秦启低头含住了他红润的的唇,舌尖舔了一下他的上颚,拉着无处可逃的舌头纠缠。

    “我是王八蛋。”秦启坦然应下。

    一边抚慰着唐禹的阴茎,另一只手探到小茓的位置,刚一摸上就感觉到一股湿意。

    小逼不知道什么时候流了水,把唐禹的内裤打湿,水光一片。

    秦启刚揉了两下小逼,耳朵一动,抱着唐禹上了车。

    唐禹被放在副驾驶,秦启自己坐上了驾驶位。

    唐禹双腿分开,茫然的看着秦启给他系安全带,他的内裤完全被小屄里的水打湿了,滴滴哒哒的,湿透的布料贴着屄口十分不舒服。

    最主要的是,唐禹刚被揉出感觉,小茓痒起来,前面的肉棒还硬着,就被突然打断。

    “你干什么?”他有些不满的说道。

    秦启直直看向外面,身下凸起的大包硬得生疼,他头也不敢回,喉结滚动:“这里不好,我们先回家,先回家!”

    秦启重复了两声。

    他怕再看唐禹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会忍不住在外面就把人给办了。

    唐禹茫然的眨了眨眼睛,在车窗外看见人影,脑子突然清醒。

    他偏头看着窗外,用脑袋敲了下车窗,他刚刚在干什么?

    色令智昏!色令智昏!

    回去途中,两人甚至不敢有一丝对视,暧昧又紧迫的气氛弥撒在车内的狭小空间里,这时候似乎只要有一点火星子就能把他们点燃。

    唐禹看着外面飞速倒退的车流,紧张到咽口水。

    “唔…等…”从唇缝溢出来的声音很快就被另一个唇带着热烈的深吻吞吃,唐禹耳边被黏腻的水声充斥,含不住的口水顺着下颚流到锁骨。

    唐禹几乎是被秦启像玩偶娃娃一样抱着从地下车库上楼的,在电梯里秦启的手就已经不安分的伸进来,握着唐禹的肉棒撸动。

    唐禹已经没心思去想那时候电梯监控那边有没有人在看了。他背靠着冰冷坚硬的门前面是炽热的胸膛。

    两个人贴的太近了,唐禹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秦启身上的温度比自己高出了几个度,也能毫无掩饰的感受到秦启胯间紧紧贴着他的某个事物。

    那双靠近了看,能看出来与冷然的深棕眸色极其不同的眼珠子,一眨不眨的紧紧盯着唐禹看。

    唐禹忍不住闭上眼睛,感到一阵头皮发麻。

    “阿禹。”一向上扬着讨好的声音低沉下来,如同一层氤氲在水面上的雾气,飘飘荡荡进入唐禹的耳朵,粘稠的呼吸拉出丝线在看不见的地方死死缠住唐禹跳动的心脏。

    情色旖旎的空气给唐禹的眸光染上水汽,秦启贴着他的额头缠绵悱恻的盯着他,秦启看见唐禹的唇瓣被亲的发红,两边脸颊泛起微微的红,眼尾上挑着,带着媚意睨着他,好看的厉害。

    喉结下意识的滚动,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痒意和干渴又从喉咙蔓延上来,使他把脑子里想说的话忘得一干二净,只能循着本能的渴望又吻了上去。

    唐禹脑袋空白,连基本的反应都开始迟缓,只感觉嘴唇又被含住,舌头又被人恶意的卷弄,直到连喉咙口都被人舔过,让他忍不住吞咽,却又如意了对方的意,顺着上颚一路用吻过每一寸。

    唐禹感觉到了一阵呼吸困难,脑袋像是缺氧,像是陷入溺水一样的窒息中,意识在逐渐脱离自己的控制。

    他甚至不知道两人的衣服是什么时候消失的,他又是怎么被乖乖的哄骗分开腿坐在了玄关柜上。

    ——这好奇怪。

    这期间唐禹一点反抗都没有,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控制了一样。

    唐禹抓着秦启的肩膀,些许清明刚刚出现在,就被翻滚而来的热浪狠狠拍下。

    “哈~”

    他伸长雪白的脖颈,脆弱的喉结暴露在灯光之下,唐禹的头不断后仰,陌生的难以言明的燥热快感来身体里逃窜、冲撞、席卷,好像一股微弱的电流从被秦启含住的乳尖来到了身体各处。

    秦启如同小孩吸奶一样嘬住唐禹一边的奶头,嘴下的乳肉绵软在嘴里像是棉花布丁一样的口感。

    唐禹的胸发育的不明显,光是肉眼看,看不出什么不同,只有靠近了触摸,捏住手里才会有软软的一团,一张嘴就能含住的小奶包挺立。

    奶子…好舒服…唔…

    唐禹咽下几声快要尖叫的呻吟,下唇被咬的发白,他看着专心致志埋在他胸前吸奶的男人,乳头像是他嘴里的qq糖一样,被他挑逗吸吮。

    唐禹伸出一只手扶住身后的柜子,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挺胸,把自己的奶子送进了男人嘴里。

    秦启用舌尖不断刺激奶尖,最后甚至用虎牙尖去顶刺。

    “别……呃…啊啊啊!”唐禹瞳孔微缩,身体不自主的颤抖起来,紧接着他臀肉下的木质柜渐渐流出水光。

    他抱着秦启的脑袋,视线茫然的放在一边,身下的小逼还在水流不止,屄道一阵瘙痒从深处传到四肢百骸,一双腿并拢着磨蹭也解决不了发麻的欲望。

    秦启屏住了呼吸,看着唐禹神色空白的小脸,吐出了嘴里肿大一圈硬得像颗小石子的乳头,嘴里拉出的银丝在半路断裂,挂在了挺立发紫的奶尖上。

    唐禹眼神发怔的看着他,突然鬼使神差的指着另一边被冷落的乳头,说了一句:“这个也想。”

    秦启在这清纯又骚浪的话下溃不成军。

    他抓起在唐禹放在一边的右手放在了他的右胸上,“阿禹你先自己玩。”说着他自己的手往下抓住了唐禹勃起的阴茎。

    “你…!”

    唐禹整个人都下意识的跳了一下,秦启单膝跪了下来,低头含住了唐禹的阴茎。

    脑中仿佛有什么东西恍然炸开,初次经受这样刺激的阴茎迅速在秦启的嘴里更加肿胀,戳上了秦启的上颚。

    贴在肉柱上的软热物体动了,带起一阵阵身体难以适应的颤栗酥麻,肉冠的缝隙被一处不落的照顾到。

    秦启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浅显的一点知识储备还是某些不受控制从网页弹出来的色情垃圾小广告,所以他不具备什么理论知识。

    但他同样是男人,他知道需要照顾哪里才会舒服,他尽量去寻找唐禹的敏感点,温热的舌头一寸一寸的舔过。

    而唐禹给出的反馈根本没办法掩盖,翘起的无处安放的脚,脚趾因为快感蜷曲颤抖。

    他一边哽咽着,放在胸前的手指捏住了自己的乳头,乳首被夹在中间抚慰,指甲在奶尖轻轻抠挖玩弄。

    “…哼…唔…”唐禹半眯着眼,小猫发春一样的的暧昧呻吟不断从他嘴里发出来,他的身体泡在不断绵延的快感里,一点拒绝的意思都没发表现。

    突然,敏感发胀的龟头被咬了一下,唐禹呼吸落了个拍子,他不受控制的用大腿夹住了男人的脑袋,腰往前挺,肉棒要往更深处的喉管里顶。

    男人非但没有停下,反而主动的低头把嘴里的肉茎吃的更深,唐禹深吸几口气,想要退出来,“你……嗯!”

    发出的声音突然变调,被吃进嘴里的阴茎突然顶开喉咙口来到了更加狭窄的喉管,不断的挤压着敏感的龟头,唐禹背后连着脖颈都一片发麻。

    “你别……秦启,你哈…不用这样…”太过分了,唐禹几乎用全部的意志力去抵抗想要在肉管里顶弄,寻求快感的想法。他双手撑着身体,主动挣扎着要退出来,然而他的腰肢却突然被一双手握住,狠狠往前一按!

    “呃…”唐禹突然失声,浓密的睫毛飞快的颤动,对方的双唇贴上了他的胯部,不需要任何动作,阴茎贴着对方的喉管内部射了出来。

    唐禹叫都叫不出来,两条腿止不住的发抖,恍惚间他听见了喉结吞咽的声音。

    唐禹的眼角划下一滴泪珠,他从浓烈的情欲里清明,他唇角哆嗦的看着秦启:“不用的,不用你做这个的。”

    太过了,太过了,他好像都快要坏掉在快感里了。

    秦启吞咽完所有的精液,站起身用唇轻轻贴了一下唐禹的唇,带着一点安抚和更多的别的意味,他声音微哑:“阿禹对不起。”

    “什么?”唐禹脑子转不过来。

    然而他很快就会知道秦启为什么要说对不起了。

    下一秒,他就被掐住腰整个翻身跪在了桌面上。

    一根手指不容拒绝的插进湿漉漉的小茓抠挖一会,接着是第二根、第三根、第四根。四根手指并拢在小茓里模仿肉棒肏茓操弄了几下。

    玄关柜是打在墙里的模式,他坐着背靠没什么问题,可一但面对着跪在上面,就不剩多少位置了,他的手扶着墙面有点跪不住。

    唐禹现在的姿势完全把小逼和后面的小穴都以一个门户大开的姿势展露在秦启面前。

    秦启在小逼里用手指抽插了十几下,确认小逼已经完全可以接受他,果断把手换成了要就肿胀发紫的肉棒,手指带出来一滩散发着骚味的淫液,滚烫的鸡吧一点招呼没打的肏了进去。

    “啊啊啊啊!”唐禹的脸紧贴着墙面,眼底还有被打的措手不及的茫然,小逼屄口被撑到发白,松软的媚肉被一瞬间拉平,鸡吧太大了即使有淫水润滑还经过手指扩张,但是就这么完全吞进这么大一个鸡吧,简直是难为人。

    秦启的鸡吧一进去被里面的高热紧实的媚肉层层包围住,小逼完全没被打开过,挤压着他的肉棒都在发疼,但他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在触及到一片薄薄的膜瓣时他微微一顿,随即毫不犹豫的往里顶去。

    唐禹感觉自己五胀六腑都被狠狠顶到了,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感觉到体内的巨物还在往里进入,鸡吧刚刚还没有顶到底,唐禹被突然劈开身体的疼痛和难忍的胀意吓得不断挣扎:“不要!出去,不要我不要了!”

    唐禹被莫大的未知恐惧笼罩,几乎忘记自己现在的姿势如同待宰的羔羊,近乎没有逃脱的机会,更何况秦启稍微停了下来腾出一只手把唐禹的两只手都禁锢在身后更是没了反抗的余地。

    唐禹整个上半身都靠着了墙上,就屁股摆出撅起的姿势,又粗又长的肉棒一寸一寸的开阔小屄的肉道。

    直到秦启感觉已经差不多到底,残酷的肉棒才停了下来。唐禹已经哭的不能自已。

    或许是秦启之前一直以来的表现让他对秦启有了一个错误的认知,觉得他是一只忠心爱主的狗,对他的戒心几乎没有,这才会对秦启毫不设防。

    秦启拉着唐禹身后的两只手,一点不顾及唐禹的哭声,像是强奸一样只让唐禹适应了一小会,就狠狠的肏弄起来,甚至他在崩溃的哭声里眼底的欲色越来越浓。

    “王…王八蛋…呃…啊啊,秦启…唔…秦……你强奸我!好难受…呜呜…放开…不要哈…不要了…”唐禹呜咽呜咽的骂他,最后开始求饶,“我不行了…唔…小逼会被肏坏的,别这么用力…难受…秦启!…呜呜…”

    唐禹在身后人的撞击下,身体不断的晃动,最开始的疼痛已经开始转化成让身体难以处理的酸意和胀麻,大脑似乎有一块区域逐渐蒙上了一层雾气,并且不断的向四周扩散,吞噬他仅剩的清明。

    他感觉自己正在被秦启粗暴的强奸,他甚至想是不是之前秦启都是装出来的假象,就是为了现在报复他,可很快他就分不出精神去想了。

    秦启伸出一只手去抚慰唐禹半勃起的阴茎,动作可以说是温柔,但他身下的动作又实在是激烈。

    本来紧致到活动困难的茓肉,在不断的操弄下变得绵软它们包裹着肉棒的每一条纹路,像是生出一张张密密麻麻的小嘴吮吸着肉棒,秦启几乎无法自控的摆动腰腹狠狠顶肏。

    茓道内不断有淫液源源不断,被肉棍带出来一部分滴滴哒哒落在地上形成一个小水洼,更多的被堵在穴口在肉棒的抽插里变成白色的沫儿堆在两人的交接处。

    “啪啪啪”的水声不断在唐禹的耳边响起,夹杂着肉体与肉体的碰撞声。

    唐禹眼底浮现出水汽凝结,从眼尾落下,他的眼神逐渐迷离,前所未有的痴态浮现在他脸上。

    “哈…好奇怪…有点难受变舒服了…”声音低低的从喉咙里发出来,唐禹眉眼间的抗拒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疑惑茫然。

    “老婆。”突然,秦启贴着他的耳朵喊了一声。

    唐禹失神偏过头看着他,已经对这个称呼都不做反应了,一块小小的红色舌尖摊在外面,脸上一副被肏坏掉的表情。

    秦启呼吸一滞,把小臂环在唐禹的小腿弯下,拖着唐禹的小屁股把人抱了起来。

    从实至终,埋在小逼的肉棒都没有出来的趋势,反而因为这个姿势能进的更深,在秦启抬腿往前走一步后,能感觉到包裹住肉棒的茓肉狠狠一缩。

    唐禹这个姿势进入的实在是太深了,唐禹怎个人几乎是挂在鸡吧上,茓肉下意识紧缩,顶端凿在肉壁上突然顶到一片柔软的肉瓣,龟头被夹了一下。

    唐禹在秦启怀里紧绷脊背胡,乱挣扎道:“要…要到…出去…你去…唔呃!”

    唐禹前面翘起的阴茎射出一道精液,秦启瞳孔骤缩龟头突然被夹的快感差点让他精关失守,一股脑的射出来。他意识到自己触碰到了一个隐秘的藏着吸引他更深的伊甸园。

    唐禹这一番颠三倒四的话秦启听懂了,他忍住射精的冲动,拖住唐禹的大腿把人往上一提,鸡吧“啵”的一声从小茓里拔了出来。

    几乎是一瞬间。

    唐禹翻着白眼咿咿呀呀的尖叫出声,合不拢的小逼茓肉一阵抽搐,紧接着一股温热的淫液喷泄而出,铺洒着在面前的区域都喷到了淫液。

    骚舔的味道充斥着周围。

    秦启紧闭呼吸的看着这道美景,颠了颠怀里的人:“老婆你喷水了好漂亮,好骚…”接着他可惜的感叹一句,“该接起来的,好可惜老婆的骚水浪费了好多。”

    变态,!你还想喝吗?

    唐禹颤抖着屄茓从里到外都在高潮喷水,肉棒和小逼一起达到了高潮,唐禹刚从这逼疯人的快感里清醒一瞬就听见秦启说的话,没忍住恼羞成怒的瞪了他一眼。

    秦启亲嘬一口他的眼皮,圈着唐禹的腿弯像给小孩把尿一样还颠了颠,下一刻肉棍重新顶上被肏到艳红的屄口,由下往上的狠狠操了进去。

    “放…呃!”唐禹话都来不及说,喉咙的声音突然变调,他还处于刚刚潮吹的不应期,穴道正是最敏感的时候,稍微一碰就要流水,鸡吧却毫无怜惜的整个捅进来。这一下顶的太狠,他能感觉到体内有一个器官被顶开,从小腹传来毛骨悚然的快感,清醒没多久的瞳孔瞬间涣散。

    “不!”唐禹嘴里发出一阵哀鸣,秦启却发了疯一样的不断用力往里钻,他突然挣扎起来在秦启的手中不断颤抖,像一个发条坏掉的性爱娃娃,他胡言乱语的不知道在说什么,“…呜…干到子宫了……鸡吧唔…肏进去了…好撑…疼……哈…舒服…小逼疼…呃…”

    唐禹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分不清楚是难受还是舒服,反正他逃脱不了秦启的掌控只能靠着他哭叫呻吟。

    经常锻炼身体的好处这就用到了,秦启即使是把唐禹整个人抱在怀里肏也显得毫不费力,悬空的小腿跟着他操干的动作一晃一晃,在空气里留下两道白色的弧线。

    白皙的皮肤底下更快就渗出一层薄薄的粉,唐禹舌头收不回去,被干到瞳孔失焦,脸颊两边泛起病态的红,整个人呈现出一股淫态。

    他脑子里都是用来思考的那一部分神经像是彻底的停止了工作,整个人被泡在一种剧烈到难以承受的快感里,身体里那根淫具不断抽插,即使是秦启在他耳边说些调戏他的荤话,他也只会傻乎乎的回应。

    秦启哄着唐禹喊他,唐禹开始还忍着不喊,最后在秦启磨着他的骚心不给他一个痛快的时候,崩溃的哭了出来:“老公…哈…操一操…呃啊啊啊…我好像要坏掉了。”

    “小逼好舒服…子宫也好舒服……呜呜鸡吧操得好深…”

    唐禹噫噫呜呜的小声哭泣,意识仍旧抓着岌岌可危的最后一根稻草,感觉身后就是深渊一旦他掉下去,他会变成奇怪又可怕的样子。

    双性的身体实在是太适合性爱了,小逼孜孜不倦是吞吐这肉棒,唐禹的精神明明已经很累了,身体里的不断传来的渴望和贪婪不断让他向这跟淫具索求更多。

    “那就坏掉吧。”秦启闻言动作一点没停,甚至只抽出埋在子宫的一部分龟头专心致志只操弄那个可怜的肉袋子,他贴着唐禹的耳朵像是一只蛊惑人的恶魔,“没关系的,即使你坏掉了交给我就好了,不用担心的老婆,我会照顾好你的。”

    最后一根稻草断裂,唐禹只能半硬阴茎稀稀拉拉的吐出一点精液,小茓里的鸡吧冲刺一样的用力猛操十几下,抵着宫口射出了比穴道体温微凉的浓精。

    小小的子宫被完全填满,变成了一个乘男人精液的肉壶,将近两分钟的漫长射精,唐禹平坦的带着一层薄薄肌肉的小腹凸起一个弧度。

    秦启在温暖的肉道里埋了一会,才在唐禹颤抖的身体下,“啵”的一声拔出肉棒,没了肉棒堵着,白色的精液混着透明的逼水一起流了出来。

    这个姿势看不到小逼流出精液的景色,他抱着唐禹到了床上,把他正面放在床上,分开大腿露出已经艳红的小逼。

    稚嫩的小逼如今已经彻底红透,阴唇微微红肿逼肉外翻,阴蒂肿的像颗小果实,白色的精液不断从屄口流出来,一路进入臀缝里。

    秦启没忍住握住唐禹柔软圆润的臀肉揉捏,白皙的臀肉顺着手指缝隙挤出来,他在唐禹的小逼外揉了几下,手上沾了水渍揉进唐禹另个一粉白漂亮的小洞。

    清晨

    温暖的阳光顺着窗帘留下的一点缝隙照进房间,床上窝在被子里的人因身体的不适皱起好看的眉头,眼睛都没睁开从被子里伸出手抬在半空。

    睡着另一边,醒来有一会儿的男人见此立即凑了过去,把一张脸放在那只手边,接着被那只有着漂亮骨节的手有气无力的扇了一下。

    只见他的另一边脸还有着明显的红色抓痕。

    秦启挨完打美滋滋的握住唐禹的手在嘴边亲了一下,说:“老婆早饭我准备好了,我给你端到卧室还是去餐桌吃?”

    唐禹掀开眼皮气愤的瞥了他一眼,抽回手,还是没有选择和自己的肚子过不去:“不要在卧室吃东西。”

    秦启体贴的抱着暂时失去自理能力的唐禹去到了客厅,在他还想把人抱着怀里喂饭的时候遭到了拒绝,唐禹无语:“你知不知道你腿有多硬?你是要硌死我吗?”

    秦启只能遗憾的拿出准备好的软垫。

    唐禹拿着勺子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着碗里的小米粥,郁闷的叹了口气,鬼晓得事情怎么会发生成这样!

    自从那天唐禹鬼迷心窍被秦启里里外外前期后后操了个透后,两人的关系就发生了质的改变。

    具体表现在,唐禹每天的夜生活都丰富多彩,每天去上班的西装下全是密密麻麻的吻痕,有时候衣服都盖不住差点被助理发现,还是唐禹三令五申的警告过,秦启才停止了宣示主权的幼稚行为。

    唐禹想不明白,怎么有人床上床下两个样子,床下说什么做什么跟个十全仆人一样,一到床上就说什么都听不见跟牲口似的,每次都要把他弄晕过去才罢休。

    就昨天,知道他放假两天,秦启跟十年没吃过肉一样,把他草来草去,他现在看着浴室的镜子都要心理阴影了。

    唐禹想起来就要给他一个白眼,一边往嘴里狼吞虎咽的,男人脸上露出一抹笑,接受了他的白眼,并用眼神给了他一个亲亲。

    唐禹:“……__ノ|”

    就在这个时候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起一道消息提示音,唐禹瞥了一眼,是自己的手机。

    于是伸脚踹了一下秦启,使唤他去给自己拿过来。

    秦启听话的去了。

    唐禹打开手机,被方志发来的满屏信息给刷屏,嘴角撇了撇,略过没营养的垃圾信息唐禹提取出点有用的:

    “唐少!唐少!有大瓜了,你快来吃啊!”

    “唐少你人在吗,真是个绝顶大瓜,你看了绝对不亏!”

    “怎么不回消息,唐少!!!电话也不接啊啊啊!我一个人吃瓜不行啊!这瓜你必须得吃到。”

    “还记得赵延和他养的那个小情人吗?”

    “就那个叫白若雪的,她居然和姓赵的他老爹搞上了,还在霍老爷子的名画宴上被捉奸了!哈哈哈哈哈,乐死我了。”

    “照片和细节我打包发给你了,虽然赵家人在压但我们私底下都传开了。”

    “哈哈哈,赵延那孙子肯定没想到吧,要喊爬自己床的女人小妈了,赵家父子这也算是双剑合璧了哈哈哈。”

    后面是满屏的哈哈哈哈,完美表达了方志一个瓜田里的猹激动的心情。

    唐禹点开方志放给他足足半个g的缓存包,里面一堆新闻的截图,还有某个瓜人对整个事件的整合,往下拉还有一段视频。

    说实话,唐禹都快忘记还有这一茬了,白若雪也被唐禹早抛到九霄云外去了,直到现在唐禹才想起还有这么一号人物。

    这瓜…哦不,这事是前几天发生的,前几天霍家爱画的老爷子办了个画展,唐禹也受邀参加给老爷子送了个礼物就退席了,这事就在他离开后发生的。

    据说是赵夫人和其他贵太太正和霍家少奶奶在二楼搓麻将,突然听见了三楼传来一阵怪响。让人上去看看情况后,那人慌不择路的跑下来,支支吾吾难以启齿频频看向赵夫人,于是她们只能一片人全都上楼去看看情况。

    结果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就发现了赵夫人老公,赵家当家人的奸情!

    三楼是给宴请的客人稍作休息的地方,一行人刚到门外就听见了女人的呻吟和男人的粗喘,明眼人一听就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耳尖的赵夫人更是一耳朵就听出了里面的男人是她老公。

    她当下立断让人打开了门。

    果不其然入目就是白花花的一片,两具肉体搅和在一起,其中一具大腹便便身材矮小实在是看不出一点美感,在破门的时候,赵总还在女人的身体里呼呲带喘的进出。

    赵夫人简直火冒三丈,立即上去就给了姓赵的和那个淫妇一人一个大耳吧瓜子。

    赵总看见自己老婆走进来下意识要发火,就见她身后还跟着一串眼睛放光的人,床上的女人惊叫披着被子想跑,被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霍少奶奶给让人抓住了。

    赵夫人上前掀开杯子正要看看是哪个不知羞耻的女人,结果被子一开,白若雪那张还带着潮红的脸出现在眼前。

    赵夫人气的浑身发抖,她还记得白若雪的脸,她儿子包养的女人,赵夫人曾经让儿子不要跟这个女人来往,她心思不单纯,她儿子不听。

    而男宾那边听见消息姗姗来迟,赵延就在这个时候过来的。

    结果提起拳头就对白若雪拳脚相向,一边打一边骂她是婊子,还好有人拦着,不然好悬要给人打死。

    视频就在赵延过来的时候拍的,估计是哪一个参与宴会的男宾,背景音上甚至还有几声吸气和幸灾乐祸的嘲笑声。

    赵家这次在霍老爷子的宴面上出了这事,算是彻底没脸又得罪霍家了,赵家老的小的都被打包扔了出来,结果还是全场受伤害最大的赵夫人出面给霍老爷子道了个歉,可惜于是无补。

    怪不得这两天,一直跟他抢项目的赵家跟萎了一样,唐禹都打算找个时间捶死他们了,他们自己倒是先把自己给作死了。

    唐禹之前把那些富二代拉黑删除后,也很少去关注这些。唐禹扣开和方志的聊天群让他以后这种事第一时间发给他。要是他早知道,就该在前几天去给赵家补几脚。

    “包的!”方志给他回了个ok的表情包。

    “还有,最近也听说霍家之前那个走丢的孙子有眉目了,打算过几天给人办个宴会表名身份来着,赵家这一出直接让霍家上热门了都,对这个沧海遗珠关注的不行,不过一点风声没透露也不知道长什么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
热门推荐
多面人夫(肉合集,双性,**,乱X等) 沉淪的兒媳 系统宿主被灌满的日常【快穿】 骚浪双性拍摄记 一滴都不许漏!(高H 调教) 艳情短篇合集